心灵散文百科

广告

感恩人生

2015-08-07 15:55:05 本文行家:探索之子

感恩人生​——灵遁者《我已老去》算是我的第三本诗歌集。第一本06年到13年末写了《触摸世界》,14年到15年写了《笔有千钧》,现在又着笔写《我已老去》,计划也是写100多首,就算完了。其原因是我觉得100多首足够了,主要是从自己出发想的。其实写完《笔有千钧》我以为暂时我不会写了。但还是写了。回顾前两本诗集。《触摸世界》很幼稚,看着很浮夸,但表达的感情应该还是真的。因为我从高中开始就认识到写东西写真

  • 感恩人生

    ​——灵遁者

    《我已老去》算是我的第三本诗歌集。第一本06年到13年末写了《触摸世界》,14年到15年写了《笔有千钧》,现在又着笔写《我已老去》,计划也是写100多首,就算完了。其原因是我觉得100多首足够了,主要是从自己出发想的。

     

    其实写完《笔有千钧》我以为暂时我不会写了。但还是写了。回顾前两本诗集。《触摸世界》很幼稚,看着很浮夸,但表达的感情应该还是真的。因为我从高中开始就认识到写东西写真的才会有趣。

     

    不过追求技法和形式主义很明显。其实主要是受了意识流小说,荒诞的东西影响吧。尤其是高中看过一本勒克莱齐奥的《战争》,对我影响颇大。现在想想那并不是一本好书,尽管书的作者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。我在当时也是冲着这个才买了这本书。

     

    说《战争》不是一本好书,主要是因为里面的内容。内容不适合高中生,至少我现在这么认为。还有卡夫卡,伍尔夫的意识流也对我产生了不小的影响。 

     

    加上当时比较叛逆,对学习和未来也表现的比较迷茫。不过这种迷茫,并不算是混日子。而是看了大量的书,来打发时候。武侠小说之类的看的很不少,为此还被请过上学期间的唯一一次家长。当时也不觉得丢人。在老师办公室里还笑。 

     

    《触摸世界》内容的文笔也一般,起码我自己认为不够自然。但是她却是我一度认为非常不错的。所以说我们经常回过头来看自己,也还是好的,也还是必要的。

     

    2015年可是说是我创造的诗歌年,仅半年,完成《笔有千钧》全文。最激动的夜晚,一晚上开灯七八次,想起就写。有一天写完,竟然天亮了。所以笔头和纸永远都在床头。

     

    其实写的这么快【与自己来说】,主要是因为之前虽然说写诗,但是断断续续,忙于俗事。尤其是大学期间,大学毕业工作期间更是荒芜了写作。一个月估计就想起了写一两首。

     

    最近这年,可能慢慢从忙碌中,学会偷懒了。或者说功利心少了很多。而且我也是这么劝说我的父母,姐姐和弟弟的。

     

    昨天还看了一个马云的一段视频。他说:“人生不是你得到了多少,而是你经历了多少!”我觉得这就是马云的了不起之处。一个商人,以这样的态度看事业,看财富,必然承的住这些东西。

     

    我小时候家里很穷,夏天我最渴望有一台冰箱。直到现在我依然觉得冰箱是家里最重要的家电。估计就是小时候落下的根。 那时想的,一台冰箱简直美爆了。幸福死了。 现在梦想实现了,一个夏天也不去冻冰棍,冻绿豆汤了。 时间过了,我大了。这个东西的价值,就变了。说起来,这跟房子,车子其实也是一理的。

     

    我要说的,不是拥有和不拥有是一样的,也不弘扬身外无物,不被周围影响。显然那样太假了。至少我的境界离那个很远。估计也就是“济公”或者纯粹的哲学家这样的大师,才可以做到吧。

     

    但是豁达才能承其重,而豁达需要过程的粹取。也许就是因为上面所说的原因,我才能比较静下来写点东西。甚至写的上劲时候有人找我咨询业务,我都婉言推给我父亲。用这样的心态回忆过去,更是容易下笔。这就是《笔有千钧》的诞生过程了。我希望它是我人生中的好的过程。

     

    我喜欢古代诗人李贺,所以自称鬼才。我不认为我写的诗歌,比谁差。因词也招来来一些网友的谩骂。大概如狂妄,什么都可以当诗人之类的话。倘若之前,我可能还不舒服。现在我还挺高兴,混的都有人骂了。也算是有薄名了。 好像我自己也没有见过有那个成功的人,是完全没有非议的。我自己觉得自己离鬼才很远,却也敢戴这个帽子。

     

    这本诗集的名字叫《我已老去》,其实更多的是一种豁达的态度,放松态度。《触摸世界》是迷茫中探索,《笔有千钧》是经历后激动。《我已老去》应该好好放松一下。

     

    其实这样想,一个是李贺的经历,我多有感概;另一个是维特根斯坦的经历,我也是。李贺的才情,抵不住世俗,27岁便去世,留下一代诗名。他的词句真的是天然偶的,堪称鬼才。

     

    维特根斯坦家族显赫,本来应该不缺船票,但是他愤世嫉俗,逃离家族的庇护,开始自己的思想探索。死后被誉为20世纪最重要的哲学家之一。

     

    我从小体质一般,一岁会才爬,两岁才学走。即使这样,我估计比李贺的身体要好多了。但是长寿,与我来说,还是比较困难的。我自己也算学了几天中医。

     

    我记得有一个文豪说过这样一句话:“写作应该趁早,越往后,反而不是行的。” 我现在想想,还是很有道理的。 写作是脑力活,也还是需要体力的。

     

    而且我也不认为思想的深度百分百就跟阅历有关。我觉得和一个人思考或者不思考才有关呢。 阅历再丰富,不去思考,拿什么往纸上放。可是思考了,身体不行,头晕眼花,四肢无力,不还是对作品有很大影响吗??

     

    所以我最近决定,趁我年轻,把我想写给自己的,想写给大家的,尽早写出来。可是写作还是真不是那么回事,就好比怀孕,你得慢慢来,一下子就想生出宝宝来,那是不行的。

    有时候提笔,就能哗哗写出字来,有时候,一天几次拿笔,又放下。这样的情况,我相信大家都有。

     

    而且我觉得现在是我黄金时期,临近而立之年,事业婚姻都有缺憾。这样的缺憾,可能在生活中会有困难,在写作中却是好的。

     

    经历了一些事,才有话说,经历了一些孤独,才会沉默。 我希望能留下一些有思想深度的东西,就是我的作品是靠着思想深度,有哲学框架支撑的文学,而不是垃圾。尽管我觉得我已经写出了一些垃圾。而且我觉得这是文字成长所不可避免的。所以这也是,我觉得现在不出版我书籍的原因。

     

    垃圾的不用我去分类,时间自动会分开。我死的时候,我会很清楚,哪些是大家需要的,哪些是我应该撕烂的。毕竟每个人的时间是有限的,在有限的时间里,我们总是应该找到一些适用和经典的东西,去填充我们的人生。

     

    这也是我看书的原因,这也是我写书的原因。本来就是这样很简单的原因。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