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灵散文百科

广告

灵遁者短篇小说《疯子》

2016-04-25 22:05:02 本文行家:万丈红尘三杯酒

疯子——灵遁者L是疯子,看到他的人都这么说。“滚开!”,“死疯子,再不走我打你。”“恶心死人了你。”L听到了这些话,也看到了别人的厌恶。每一个骂他的人,打他的人,他都记得。L心里骂他们:“我不是疯子,你们才是疯子。”L是我,我是L。L是疯子,我是疯子。这是偶然的,这一定是偶然的。不是所有叫L的人都是疯子。不是吗??可是为什么整个县城的人,都躲避我,都骂我,甚至打我。即使这样,我依然不相信自己是疯子

疯子

——灵遁者

L是疯子,看到他的人都这么说。“滚开!”,“死疯子,再不走我打你。”“恶心死人了你。”L听到了这些话,也看到了别人的厌恶。

 

每一个骂他的人,打他的人,他都记得。L心里骂他们:“我不是疯子,你们才是疯子。”

L是我,我是L。L是疯子,我是疯子。这是偶然的,这一定是偶然的。不是所有叫L的人都是疯子。不是吗??

 

可是为什么整个县城的人,都躲避我,都骂我,甚至打我。即使这样,我依然不相信自己是疯子。我不是疯子,只有疯子才会相信自己是疯子。

L是一个高中生,一个学习不错,少言寡语的高中生。可那是10年前的事情了。可是我们依然可以从他胸口别着的几只笔看出一丝端倪。而且他兜里总能掏出几张纸,或者是空白烟盒子。

他写的字很好。他在马路牙子上写,写李白的诗歌,写杜甫的诗歌,甚至写济慈的诗歌。还有一个数学公式。路过的人都啧啧称奇。

 

一个母亲对着孩子说:“他原来是好学生。你看人家写的字多好。可惜了。”我听到了这句话,便不再写了。起身瞪了几眼他们,就离开了。

“臭娃,咋不写了?又恼了?”一个摆摊的丑男人哈哈的笑着。引的周围几个人也笑了。

我听了心都颤抖了。“臭娃”两个字就像魔咒一样。一听到,就头疼。就想暴走,就想狠狠的反击。在这个丑男人脑袋上打一个窟窿。可是这丑男人让我害怕。

 

是的。L永远也不会忘记。丑男人曾经用砖头砸过自己。生生砸在背上,痛了一个星期。当时被砸到的时候,一天都说不出话来。他以为这辈子也不能说话了。就那样痛苦着。

 

即使就那样痛苦着,我都没有哭。对的,好几年过去了。我都没有哭。现在谁要是砸自己,自己也不会哭。只有疯子才会哭,才会闹!

 

可是“臭娃”两个字,或者“看,臭娃来了。臭娃走了。”这些句子,的确要比刚刚那些“再不走,老子打死你。”等话狠了一万倍了。

L想哭了。他不应该偷偷出来的。他应该躲在自己的卫生间。对啊,让别人永远也找不到自己,以为自己死了算了。

事实也是这样的。没有人来找自己。连母亲也没有来。母亲呢??母亲呢??

 

L想着想着,就蹲在一个垃圾桶旁嚎啕大哭,像牛一样惨叫,也像羊一样惨叫。总之是一种混杂的哭嚎,悲壮极了。

我忍不住对着过路人大哭道:“妈!妈妈!你在哪了?”“爸!爸爸!爸爸!!你们都不来寻我了。”几个胆小的女孩,连忙小跑开。

是啊,一个快30岁的男人,这样嚎啕,确实吓人。几个胆大的中年人,驻足听了几句。摇摇头,或者叹口气。跟相随的人说上几句什么,就走了。

 

也会有几个人给我几个馒头。尤其是一个拾荒的老人。她最和蔼了。她不害怕自己。她会问:“臭娃,今天吃了没有?”“臭娃,你是可怜娃。”“臭娃,给你一个馒头吃。捡垃圾吃,小心肚子坏了。你忘你上次吃的拉稀了吗??要吃干净的。傻孩子。”

在那一刻,我不觉得“臭娃”两个字难听。为什么?为什么?我没有疯,我知道她是善意的。

“妈!妈!”“你在哪?”L的大吼,在熙熙攘攘的街上也非常突兀。泪水止住了,每次都是这样。叫上好几声“妈!爸爸!”泪水就止住了。甚至血水也能止住。爸妈是天底下最好的良药!

 

半年前吧。我看到一个孩子在桥上玩。他往桥下扔石头。溅起的水花可好看了。

 

L也跑过去,抢着扔石子。可是孩子哭了。L连忙拉着孩子的手。这时可怕的事情发生了。

一个男人抄着摆摊的板凳就打他。他不敢反抗。这时经验,L是聪明的。

板凳被打烂了。孩子哇哇的哭着。L也疼的哇哇的叫,也叫“妈呀,爸爸呀!”直到一根板凳腿子也打折了。这个男人才狠狠指着我道:“再让我看见你,非打死你不行。”

 

也有一个勇敢的女人,拉着这个男人说:“你跟一个傻子较量,有意思了吗?把孩子拉开就行了。叫人家看笑话!”

 

我听了就哭了。看着桥下的流水。也想像一个石子那样落下去,在水中激起美丽的水花。

是啊,河水是好的。父亲是怎么死的,就是在河里啊。那是一个大冬天,河岸上正在唱戏。父亲像往常一样喝醉了。喝的不省人事。

 

直到有人叫他。他才去的。父亲太热了,他脱了所有的衣服,躺在冰上,一动不动。

L拼命的摁着父亲的胸口,给他做人工呼吸。但是父亲没有醒来,还是死了。

 

L就被人拉了回去。睡了3天。母亲让他去上坟,他没有去。一个月后,母亲让他去学校,他也没有去。

 

本来别人的目光,就不坏好意。酒鬼父亲,穷小子。学习好又怎样?再小心的生活,都小心不了。人在世上走,总会跌跌撞撞碰到别人。不是一句“对不起”就完事的。

是啊,自己是学知识的人。“对不起管用,还要法律干什么?”这不就是同学的原话吗。

L不愿意再小心了。他有一次打了一个同学。是的,也是像这个男人一样,用板凳打的。打的这个同学直求饶。

之后他浑身热,不可控制。就连一向善良的老师,他也看着烦。他们就像苍蝇一样“嗡嗡”叫唤。你一句,我一句。

L大吼:“都他妈的滚。给老子滚蛋。老子不念了。”老师惊呆了,大声道:“你这孩子疯了吧。”于是疯子就诞生了。L是疯了,我就是L。

这个世界不需要文化,需要法律!“对不起有用,要法律干吗!”这个声音一天也都没有消失过。一直在他耳边叫。

L发现自己被打的动不了。自己的腿一定被打折了。是的,一定折了。不然不会这么痛。

不过好在桥栏杆不高,他一定能够跳下去。至少在警察来之前跳下去。

哦,错了。警察也不会来了。他们会说:"L是疯子。离他远点就行了。“

有人问:“为什么不把L关起来。关到疯人院。”哈哈,这是个秘密。

因为这是个偏远的小城,这个小县城没有疯人院。只有医院,而L是连医院都不愿意收留的人。

为什么?因为他连母亲都没有了。怎么死的??不知道。L也没有亲眼看到。反正别人说是车祸死的。

最后好像有一笔钱了。父亲的妹妹保管着。给他家里买了好多好多吃的。有一次甚至要吃的撑死了。

可是好久了。自己已经在卫生间好久了。黑黑的屋子里呆了好久了。姑姑还是没有来,邻居也没有来。

他饿了呀。是啊,我饿了呀。就算外面那么多异样的眼神,凶神的眼神。我也要吃啊。于是我就偷偷出来了。于是就有了刚才别人的骂声:“滚!再不走打死你!”

L总是笑了几下。有时候会偷偷的骂。但他们竟然能听到自己骂他们。他们会追上来。或者扔一个什么东西来砸自己。

 

于是,我相信世界上傻子不多。疯子也不多。每个人都厌恶别人骂。对了,傻子和疯子有什么区别?什么是傻子?什么是疯子?

 

L想起来了,这是世界性难题。对的。都说什么抑郁症啊,狂躁人啊……他们才是疯子。

L不是疯子,他说恐怖分子才是疯子。彻底的疯子。

 

L还爱看美女。为了这没少挨打。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”书上这话是骗人的。男人都是小心眼。

自己也只不过是看看他的女人或者女儿而已。凭什么打自己!笑几下有错吗?走近点看有错吗??这个世界连法律都不需要了吗?为什么他们都要对自己动手?

L也冒险了。有一次他打了一个孩子。一脚就把孩子踹倒。然后他就跑了。

周围的人都傻了。都大骂:“臭娃,你找死啊。人家娃他爸来,又把你往死里打。”

我的腿确实折了。既然动不了。正好就在这跳下去吧。于是我就跳了,我装作一点也不害怕,很淡定。我还要向围观的人笑上几下。

“笑是一种态度。”这是书上说的。你们活着,我去死。看看谁活的更好。看看谁才是真正的疯子!

L跳下去了。像个炸弹一样“咚”一声,就在水里了。就是一瞬间的事情。他被摔的什么都看不见了。也又一次不能说话了。

不过什么也看不见并不陌生。是熟悉的。就像自己一个人在卫生间睡觉一样。

卫生间是一个神奇的地方。L所有伟大的作品,都在那里诞生。只有几句话他写在了大街上。可是我不相信有人能够看懂的。

哪怕是清华北大的博士生也不行。因为他们不了解那样的黑暗,那样的冷,那样的安静。

“一个人可以孕育无数个自己。”这是其中的一句话。“黑暗要比光明更热情。黑暗像一个女孩。这个女孩有无数个乳头,有无数条阴道。你如果乐意,你能高兴一个晚上。”这是其中的另一句话。

 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醒来了。还在水里。我哭了,是因为痛。是因为我没有死。远处桥上的人更多了,都人山人海了。

 

我被水冲到了这里。水浅了,我还活着。我怎么办呢?我只能爬,爬啊爬,爬到岸上。

之后警察来了。他们把我抬回家,给我做了腿部处理。姑姑看着我,愁容满面。不知道说什么。最后等他们都走了。

我又爬下床去,坐到卫生间里。看星星,看月亮,看美女,听音乐。老天实在是待我不薄。那么高的桥,要是别人跳下去,一定死了。可我还活着。

我不是疯子,上天不会可怜疯子的。就像拾荒老人说:“臭娃,你不傻。你是受了刺激。娃你一定要好好的活啊。真真年轻着呢!”

哈哈,科学家,医生竟然连疯子的定义都没有搞清楚,美其名曰:“世界性难题。”真是给宝宝丢人啊!

这个世界上没有疯子,疯子只是被认为是疯子。从前也没有疯子,疯子是人造的。就像那个SARS病毒,就像好多新的病毒,都是人造的。

每一种病毒,他们都美其名曰:“世界性难题。”

鲁迅先生说:“世界上本来没有路。人走的多了就成了路。”

我说:“世界上本来没有愚民,鲁迅出现了,就有了愚民。由此说明,世界上本来没有疯子。疯子出现了,才说世界上有疯子。”

 

我要在卫生间的黑暗中生存。下次吧,我要试着再跳一次桥。如果我不是疯子,老天一定不会让我死的!

2016年4月24日。

 摘自独立学者,诗人,作家,国学起名师灵遁者短篇小说作品。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