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灵散文百科

广告

行家:星星飞了时间:2016年03月12日 去雪国写诗——灵遁者我在通往雪国的路上,遇到了她。通往雪国的路自然是浪漫的,也是雪白的。想不通,为什么那趟列车的车厢只有我们两个人,而其他的车厢人不少。我回头向后面的车厢,看了几次,都没有一个人过来。“难道大家素质一下子都那么好。宁肯坐着,也不愿意过来躺着?”要知道这在中国不多见啊。没有办法,我只能自己一个坐着。更奇怪的是竟然不瞌睡。这和平时不一样啊。平时坐火车,人那么多,人挤人我都必须睡。可是今…[详细]

行家:胭脂瓷时间:2012年02月29日 夜深,江畔。我们比肩而立。江面上的凉风,可吹乱了你的心?你的心如明镜,可否能看穿我修了千年的妖身?第一夜,你于梦中来到陌生的小镇,与我相逢在花灯初放的江畔,我遇到你,我们在江边放出的花灯里便写满了幸福,你我眸里洋溢的光彩将水面映得光亮,照得见你蒙蒙绿水,青衫落拓,满天星辉在你眉目间璀璨的光茫下失色。第二夜,坐在船上游览过风景如画,再喝过微温的黄梅酒,我们一直携着手穿过青石小径,天际不知何时下起一场…[详细]

行家:索桥时间:2012年02月22日 索桥(六月的雨)曾经披靡狂啸横扫了大江南北的隆冬气数所剩无几了,再加顽抗也终是旧日英雄。再过时日,旗下的残兵败将难逃死水泥潭,那时细雨迷蒙,枝柳抽芽,会繁生出一片新天地来。气候再大,也是一场流沙盖过一场流沙。浩浩千万里,时晴时雨,近至墙垣,远至云霄,雄赳赳唱着一出出平凡与不平凡,柔、烈、明、暗更迭,粗、细、高、低互描,俨如一幅幅墨画,唱出了动人,又定格了淡然。无声无息间,天与地化为孤影,藏匿草木从…[详细]

行家:深柳时间:2012年02月21日 听老歌是温慰自己的时候,总这样觉得。蔡琴的歌便如此。醇厚醉人的音色,起伏婉转,娓娓道来那些令人感怀的光景,暖而沧桑,而深情,轻易就直抵心灵。那种亲切,犹深庭寂院里黄昏的灯火,异地他乡传来唤你的乡音,漫步林间,抬眼看见枝桠上插着封岁月给你的信。当音乐只纯然自己,往往是还没有相遇时候。你也只纯粹欣赏,还没有参与。即使沉浸得深些,入了斜月清照的寂寞长巷,看冷落的秋千迎风轻摇,你也还衣袂翩然裙裾漫飞地年轻…[详细]